张斌贤教授“改革开放30年教育研究的发展”
发布时间:2015-01-08 23:50:22   来源:   浏览量:7131
    2008年6月23日上午,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院长张斌贤教授莅临我院讲学,就改革开放30年教育研究的发展、当前存在问题及解决对策进行了分析,并对教育学的研究生提出了四点建议。
    张斌贤教授谈到:我国自改革开放30年以来教育研究的发展分为4个阶段,第一个阶段是重建阶段,从1978年到80年代中期。这个时期教育研究经历了拨乱反正的重要事件,因此研究的主要内容是对马列主义、中共党纲的注释以及引进国外的研究成果,其中包括赞可夫、苏霍姆林斯基和布鲁纳的各种教育思想,同时关于教育本质的讨论也进入白热化。第二个阶段是教育研究的停滞阶段,在这个阶段教育的发展没有太多的突破。第三个阶段从邓小平南巡讲话到1998年,是教育研究的迷茫阶段。这个阶段出现了很多重要的思想,如教育市场化,教育商品化等,虽然这些提法存在不少弊端,但其对于教育研究的积极意义是大于其消极意义的。第四个阶段是自1998年到现在,这是教育研究一个喧嚣的阶段。这个阶段出现了几个重大的教育事件,其中包括:985工程的建设,高校扩招和课程改革。同时也把教育研究推向了一个空前繁荣的景象。但其中研究的进展不容乐观,出现 “四多四少”的现象。课题多进展少,成果多精品少,会议多实效少,实验多成效少。与之伴随的是教育研究的危机——教育学科的功用受到了质疑,受到质疑的根源在于教育学科的性质。张斌贤教授认为哲学,社会学等学科的出现是为了满足人对社会、对世界的疑问,而教育学的出现是出自师资培训的需要,因此教育学科必须对教育实践产生重要的影响。而由于教育本身的复杂性和当前教育研究存在的各种问题,使教育学科的功用受到质疑,但并非说教育研究没有价值。正是在教育领域中出现的众多问题,才凸显了教育研究的价值。
    总结我国自改革开放30年以来教育研究的发展,张斌贤教授认为存在着以下四方面的不足:一、教育学科基础薄弱,研究者轻视学科传统,大多采用经院式的研究,研究仅仅从文本到文本。二、教育研究缺乏规范性,很多研究缺乏事实、案例和数据的支撑。三、国外文化的差异使国内外的教育研究难以接轨。四、国内教育研究者的固步自封。
    因此要推动我国教育研究的发展需要推进“三化”:一、科学化,即教育研究应该越来越多的采用科学的研究方法,从传统的定性研究发展到定性和定量研究并存;二、规范化,即在研究中应该重视研究的规范性,追求研究的效度和信度;三、国际化,即借鉴国外先进的研究成果,同时向国外展示我国教育研究的成果,同时既要注重各种研究的结果,更要注重研究的原因、背景,从而更好的借鉴国外的研究结果。
    最后张斌贤教授向在座的同学们提出了四点建议;一、建立系统和广泛的知识基础,其中不仅仅是教育学的,还应该包括哲学、社会学和经济学的;二、重视教育科学研究方法的训练;三、要尽可能多阅读国外的教育学文献,要做到“敢读、能读和会读”;四、关注目前的教育问题,结合问题进行教育研究。(王传毅 供稿)
 
张斌贤教授简介:
    张斌贤,男,1961年5月8日出生,汉族,中共党员。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院长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研究方向为:西方教育思想史、教育政治学、现代西方大学学术体制、学术职业研究。